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5sc.com

(六)

包間里煙霧缭繞,賭徒們正一支接一支的抽煙來提神誰也不會想到在樓上的房間里正上演著一幕香艷的場景,如果他們能看見的話也許就根本不用抽煙也能提神,還能興奮得不得了。

房間里魏龍海已經把李慧抱進里面臥室的床上,李慧身上的只剩下一雙長筒絲襪了魏龍海一絲不掛的側伏在她身旁,品咂著她的香唇,一只手在她的豐胸上揉捏,而另一只手則在她的陰道里進出攪動,引得李慧不時發出一聲聲攝人心魂的呻吟。

魏龍海見李慧在他的挑逗下陰道里已經淫水泛濫了,口里不停的發出嬌喘,便有些得意說道:“李姐,我要上來了,好嗎?”

李慧心里早就希望魏龍海能快點填滿自己空虛的身體,但第一次和老公之外的男人性愛,根本不知道怎麽開口,現在聽見魏龍海問她,心中更加不好意思,覺得自己被比自己小十歲左右的魏龍海玩的淫蕩不以,更開不了口,“嗯”的一聲后便把臉轉向旁邊。

魏龍海見到李慧欲迎還拒的表情,心中覺得挺興奮的,是奪去人妻貞潔的興奮,一種偷日別人老婆的興奮。

魏龍海爬到李慧身上,龜頭輕抵李慧的陰道口,此時李慧的下面被魏龍海一抵,突然覺得這樣做對不起自己在外辛勞的老公,自己太荒唐了,怎麽可以讓魏龍海上自己呢?本能的想推開魏龍海,但為時已晚,魏龍海下身一用力,整個陰莖便進入了李慧陰道里,那個除了趙成志之外再無人進入過的蜜地。

李慧的陰道里頓時充滿久違而發燙的充實,全身感到久旱逢甘露般的愉悅,李慧不由發出“啊”的一聲,在魏龍海不停的抽插中,李慧剛產生的一絲愧疚之情便被身體的快感所取代,不由自主的配合著魏龍海的聳動,屋里兩人的粗喘聲和嬌吟聲不絕于耳,一派淫靡景象。

魏龍海一邊在李慧身上舞弄,腦里卻想起了張磊今天(準確說應該是昨天)下午給他講的張大富的淫事,對于性事,男人的想象力是豐富的。

魏龍海腦海里滿是上下翻滾的雪白女體和盡情抽插的男根,他越想越興奮,越發的有力,索性將李慧的大腿放在肩上,身體向前傾,插的更深更快了。

李慧的大腿被魏龍海壓的幾乎要到頭上了,身體也用不上勁,完全喪失了抵抗的力量,被日得節節敗退,李慧感到強健的魏龍海雖然沒有頻率的變化,但他的力量和速度是趙成志從未有過的,讓她已經不能承受了,很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得到了高潮后便軟綿綿的任由魏龍海奸淫。

魏龍海的龜頭明顯的感到李慧陰道內一股熱流的湧出,知道她高潮了,而高潮后李慧如同一灘爛泥,一動不動,而一直就一個姿勢讓魏龍海不能滿足自己的淫心和征服感,便起身將李慧翻成狗爬式,從后面抽插,雙手一會兒捏捏李慧激烈晃動的大乳,一會兒在李慧白嫩圓潤的臀部和纖細的腰部上撫摸,甚至把李慧的屁股分開,撫摸她的肛門,中指向里面插去。

“快住手,你不要。”李慧馬上就制止了魏龍海的進一步行動。

魏龍海很是高興,他想這肯定是趙成志留下的尚未動過的處女地,自己一定要把她給開發了,心中充滿對人妻可以完全占有的快感。

“李姐,你舒服嗎?”魏龍海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張大富性交中言語上的侮辱和占有,繼而達到心理上征服的方法讓魏龍海很是滿足,他也想試試。

“嗯……”李慧哼了一聲,趙成志往往不到十分鍾就結束戰斗,而今天魏龍海的戰斗力讓她體味到在丈夫身上從未得到過的持久和一波接一波的愉悅。

“我日的你舒不舒服?”魏龍海並未得當自己想要的明確回答,便再問了一遍。

“……”李慧心中很羞怯,這個小兄弟真是……逼人回答這樣的問題。

“你說,我日的你很舒服,我的好姐姐,你就說嘛!”

“你……日……我舒服!”李慧在魏龍海的哀求下,勉為其難地滿足了他的要求,不知是興奮還是害羞,臉上紅彤彤的。

“那以后你給不給我日?”看來魏龍海並不打算就此打住。

“我……給你……日”李慧難為情地說道,盡管她覺得魏龍海的問題有點讓她難以開口,但心里的羞恥感、被男人征服和淫蕩的感覺反而讓她覺得很興奮。

“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是不是?”

“是……我是你的女人”

……

屋里的淫語不斷,兩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都全身心的投入到性愛的快樂中,兩人配合默契地同時到達了高潮,魏龍海滾燙的精液留在李慧的陰道里,李慧被魏龍海打上了他的烙印,從此以后,李慧不可避免的將成為魏龍海縱欲的又一個玩物了。

************

“你怎麽還要啊,姐姐已經不行了,改天吧。”李慧睡眼朦朦中見魏龍海又壓在她身上,她被魏龍海旺盛的精力所一次次擊敗,已經三次了,這是第四次,在短短的時間里,魏龍海一次又一次的占有了她性感的身體。

“不,我還要。”魏龍海的進到李慧有些紅腫的陰道。

“嗯……小老公,你好厲害……日的騷姐姐要死了。”李慧在剛才兩人不停的性愛中,越來越放開了,現在為了讓魏龍海早點結束,主動用言語挑逗他。

“換個姿勢,我的小騷貨。”魏龍海見李慧已經無力,任由自己怎麽日她,心中想趁她毫無防備之心和不太清醒,給她的肛門給把苞開了。

“你快點,我的好老公。”李慧果然順從地趴在床上,只有屁股擡起,上身卻軟綿綿的伏在床上。

“好的,我的小母狗”魏龍海從后面插了進去,吐了點口水在手上后就把手放在李慧的肛門上揉動,見李慧並為警覺,便心想,“叫你睡,我馬上就讓你清醒。”

“啊,不要。”李慧感到肛門一陣劇痛,原來魏龍海把拔出,對準肛門一用力,在手指剛才的揉弄下,李慧的肛門已經不象剛開始那樣緊張,被他把近一半的塞了進去。

“我們都不動,過一會就好了。”魏龍海趕緊抱緊李慧的臀部,但也沒繼續往里插了。他怕傷到李慧。

“你……你怎麽能這樣呢?”李慧想把魏龍海的給擺出來,但她的屁股被魏龍海抱得緊緊的,一動,反而更進去了一些,只好放棄了。

“等一下你適應了就舒服了。”魏龍海見李慧不動了,把一只手放到李慧的陰蒂揉動,減輕她的痛感。

“你真是我的克星,你動動吧!我叫停,你就停!”李慧也覺得不是那麽痛了,便只好滿足魏龍海了。

魏龍海得到李慧的同意,輕輕地抽動,李慧那從未插進過的肛門很緊,讓他很舒服,特別他是第一個日到這里的男人,更讓他得意。魏龍海抽插了一會兒,見李慧並未叫停,便開始肆無忌憚地抽插了。

李慧開始還是有些痛,但還能忍住,后來也就不覺得了,反而還有些痛並快樂著的感覺,只是遠遠沒有抽插陰道來的舒服。

很快,魏龍海便射了,李慧身上的處女地就這樣被他開發了。

************

第二天早上八點過,當魏龍海醒來,李慧已經回家去了,她昨晚太累了,被魏龍海折磨到六點過,馬上又得給賭徒們準備早餐,等他們吃完,陳小偉和另兩個服務員柳爽和陳潔也到了,李慧匆忙交了班就回家去了,她走路的姿勢有一些奇怪,好象下面夾了什麽似的,讓陳小偉很是奇怪。

當李慧回到家洗了澡剛睡下一會,就有人來敲門,只好強打精神起來開門,開開門一看,原來是她的好朋友,縣衛生局的劉蘭。

“昨晚又沒睡,這個魏老板也太不把你當人看了吧!”劉蘭見李慧精神不是太好,開口就針對魏龍海。

“不是,魏老板對我挺好的,我平時還是能睡一會的,你知道昨天是周末,晚上生意比較好,你不會又約我跟你逛街吧?”李慧要是平時也不會為魏龍海辯護的,她知道劉蘭對魏龍海很不滿,只是不知道原因。

“你才在那里打了幾天工,就幫他說話了,你不會被那個小色鬼給……”劉蘭平時說魏龍海的壞話,李慧只是笑笑就完了,今天居然幫魏龍海說話,讓劉蘭很奇怪,而且她從李慧的身上感到一股淫靡之氣,女人的直覺有時是很準的。

“你說什麽?你別爛說哈,你把我想成什麽人了?”李慧故做鎮定地說道,但她很緊張,生怕被這個從小學就玩的很好的朋友看出什麽破綻來。

“開玩笑的,快點把衣服換了,我們去逛街,我聽辦公室的小黃說,步行街好幾家都才進了新貨。”劉蘭昨天聽局辦的小黃說城里幾家服裝店才進了新貨,心里慌的不得了,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來約李慧了,她跟李慧不光是好朋友,審美觀也比較相同,用她的話說就是都比較有品位。

“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你先等會,才九點過點,我換件衣服。”見到劉蘭著急的樣子,李慧知道今天只有陪她了。

“都怪我那個弟弟,要是他能把茶館經營好,你到他那里,你就不會象現在這樣辛苦了,李曉陽也是沒點本事,讓他給你找個工作,一直也沒辦法,咱們倆都是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劉蘭一邊等李慧換衣服,一邊數落著自己的弟弟和老公。

************

劉蘭從小就因為長的漂亮,非常的爭強好勝,只有你讓她的,絕對沒有她讓人的時候,上小學時全班同學都不願意跟她同桌,也就李慧能容忍她,于是兩人就到高中都是同桌,兩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劉蘭可以不聽父母、老公的話,只有李慧的話她還聽。

高考時,劉蘭比李慧成績好點,考上了市醫專,畢業后分到縣醫院內科,當上了白衣天使。

劉蘭高中時就是有名的美女,是當時公認的“校花”,而大學三年下來,身材發育得近乎完美,人也變得更有氣質、更會打扮了,人也越發的漂亮,才上了幾天班,全縣的公子哥兒就知道縣醫院來了一個超級美女,紛紛前來一睹芳容。見過一面之后,一個個都被迷住了,就天天都要來了,讓縣醫院的門診的病人多了不少,而且還盡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都看內科,不過外科也不虧,好象是為了治療方便,經常有人在醫院門口甚至醫院里打架。

只是劉蘭對追求者都冷若冰霜,她知道,自己現在在社會上已經被民間評為“縣花”了,她家只是個縣上的普通家庭,她要挑個金龜婿來改變自己的地位。

還好,劉蘭很快就從眾多追求者中找到一個,縣G•A局李方漢局長的兒子,縣財政局的李曉陽,而李曉陽也是她的一個癡迷者,一來二去,兩人就好上了,李曉陽由于很在意劉蘭,對劉蘭一直言聽計從,讓劉蘭越發的驕橫,成了家里的母老虎。

婚后,李曉陽求他老爸把劉蘭想辦法調到衛生局,連他的小舅子劉峰也狗仗人勢,經常惹事生非,而李曉陽也只好一次又一次去求自己的老爸幫忙,今年李方漢調到臨近的大川縣去了,李曉陽原以為這下好了,自己安靜了,哪想劉蘭見他沒靠山了,就經常數落他沒本事,讓他更痛苦。

昨晚,劉蘭說要約李慧去逛街,李曉陽趕緊把自己身上出差回來還剩下的一千多拿給了她,至于報帳的事,只有自己去想別的辦法了。

李曉陽也搞不懂,心想劉蘭家里的衣服夠她穿兩輩子了,但她還是不滿足,看來自己是該想想辦法掙點外快了,不然自己的工資和獎金雖然在縣級單位算是多的了,但還是不能應付老婆的開支。

************

“我的少奶奶,李曉陽已經是不錯的了,你看看我那位,連他自己都差點養不活,李曉陽養家糊口沒問題吧,你還不知足,好了,走吧,我陪你逛街去。”李慧把自己認為比較好的衣服換上就準備跟劉蘭出門了。

“你要是看得起他,我送給你,你要不要!”劉蘭對李慧是有心理優勢的,特別是趙成志離開單位后的這一兩年是越來越大。

“你敢給我就敢要。”兩人開著玩笑就出門了,這兩個美少婦,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當然有很多色迷迷的、恨不得把她倆剝光的目光。不過兩人已經習以為常了,特別是劉蘭,她對高回頭率還是很得意的。

************

“小海,真是稀客啊,你這個大忙人,今天來找我有什麽事?”安紅開門見魏龍海來找自己,很是意外,自從楊剛走后,大家就基本沒什麽來往了,就算魏龍海來存款時,大家碰到也只是簡單聊聊。

“我……來看看你,大家聊聊,你不會不歡迎吧!”魏龍海今天早上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要找安紅,看看安紅是不是有什麽難言之隱,怎麽會和劉峰裹在一起,按道理她是不可能看的上劉峰的。

“怎麽會不歡迎呢,請都請不到。”安紅趕緊把魏龍海讓進屋里,她的父母今天同幾個朋友到城郊的一個休閒莊玩去了,不到晚上是不會回來的。她嫌都是一幫叔叔、阿姨,自己一個年輕人跟去也不好玩,而且今天自己還要去……

“就你一人在家?”魏龍海坐下后,見屋里靜悄悄的。

“是啊,我老爸他們出去耍去了,我正說去逛街。”安紅一邊給魏龍海沏茶一邊說道。

“你想要去逛街?那我改天再來。”魏龍海正不知怎麽開口,便站起身來。

“沒關系,我是無聊才想去逛街的,你來了正好,大家聊聊。”安紅趕緊說道,其實她現在也很痛苦,她根本不想出門,一出門自己就要……但自己不能不去。

……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一會兒,便沒話題了,場面很是尴尬,關鍵兩人也不是很熟,大家的共同話題就只有楊剛,而兩人好象是約好了似的,誰也不提楊剛。

“你今天找我有事?”安紅望著一直低頭喝茶的魏龍海說道,她一直很納悶魏龍海會來找她,難道……不可能,應該是沒人會知道的,安紅不斷安慰自己。

“楊剛……最近給你寫過信嗎?”魏龍海象下定決心一般擡起頭,望著安紅問道。

“寫……寫過。怎麽啦?”安紅一聽魏龍海提到楊剛,心中頓時很緊張,難道他們知道什麽了,派魏龍海來……

“他也給我寫過信,讓我多關照你點,說你長的漂亮,怕……”魏龍海一邊說,一邊觀察安紅的表情,發現一提到楊剛,安紅就有些表情不太自然了,看來劉峰說的沒錯了,可安紅怎麽會跟劉峰有奸情呢?魏龍海就有些不明白了。

“我原來一直告訴他,你不會對不起他的,讓他放心,可是我最近聽到一些事……”魏龍海決定單刀直入了,索性打開窗子說亮話。

“你聽到什麽了?”安紅說話的聲音有些發抖了,她日夜擔心的事終于還是來了,只是沒想到會怎麽快,快得讓她沒一點心理準備。

“我聽到一些你跟劉峰的不好的傳言。”

“誰說的,你聽誰說的?!都說了些什麽?”安紅有些激動,神經質的大聲問道。

“你別激動,我沒把握我是不會來找你的。”魏龍海見漲紅了臉的安紅,心中生出一絲憐惜之情,他想,算了,自己別逼她了。

短暫的沈默后,安紅突然哭出聲來,“這個王八蛋,他不得好死,他答應不會讓人知道的。”

“你告訴我是怎麽回事?”望著掩面哭泣的安紅,魏龍海覺得安紅一定是有什麽把柄被劉峰抓著,迫于無奈才會跟劉峰上床的。

……

“我……我欠了他的高利貸。”安紅在魏龍海的安慰下,終于停止了哭泣,發現自己不知什麽時候已經在魏龍海伏的懷里了,便不好意思的坐正后,過了片刻說道。

她這段時間一直活在惡夢中,一直想找一個人傾訴,可又不知道找誰訴說,她在縣上沒什麽好朋友,現在面對魏龍海,楊剛的鐵哥們,她又不知道怎麽開口了,這恐怕是她一生中最難以啟齒的事了。

“都怪我,……”

當安紅鼓足勇氣,斷斷續續的將事情講完之后,魏龍海終于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安紅在楊剛去上大學后,自己一個人空余時間很是無聊,就在科室同事的帶動下,學會了打麻將。由于農行的收入還是比較高的,安紅打麻將的起點就比較高,一開始就是十元的,在剛開始時手氣也比較好,多少贏了一點,覺得自己不會輸,在同事的邀約下,便開始到茶館里去打牌,而且越打越大。

安紅怕被楊剛知道,不好到魏龍海那里去,就只好到其他的地方去,特別是愛到劉峰的茶館去,因為她在那里十打九贏。誰知她第一次去,就被劉峰注意上了,只是當時他並不知道她是楊剛的女友罷了,但她的美貌和幼稚的牌技讓劉峰不得不對她上心。

在以后的牌局中,三缺一的情況下,劉峰就主動上來補缺,一方面是很多人都到魏龍海那邊去了,另一方面是因為劉峰安心對她下手了,特別是知道她是楊剛的女友之后。

在跟劉峰一次次的賭局中,安紅總是小贏之后就是大輸,一來二去就把自己不多的積蓄都輸完了,由于安紅存在賭徒常有的僥幸心理,總想翻本卻苦于無賭資之時,劉峰總是很大方的把錢借給安紅,還不要安紅打借條,而安紅覺得這樣不好,便執意要求寫下借條,劉峰就很無奈寫下借條,並沒有寫下利息的事,因為他說不收利息。

在劉峰的簽名的下方,安紅在借條上簽了字,雖然覺得,劉峰的簽名跟借據的內容之間有一行的空白,感覺有點不妥,但礙于劉峰的耿直,也就沒好意思提起,在不知不覺中安紅已經欠了他三萬多了。

誰知上個月,劉峰在一天晚上,把剛到茶館的安紅叫到茶館后面他的屋里,把一大把借據復印件放到安紅面前,安紅看后大吃一驚,因為在這些借據中,原來空白的那一行都多了利息按10%每月算的部分,在劉峰要到單位和家里要錢的威脅下,安紅被迫同意了劉峰的條件,在劉峰安排好的時間跟他上床,上一次床低一個月的利息。

“你還欠他多少借條?總共多少錢?”魏龍海望著痛不欲生的安紅,心中憐憫地問道。

“十一張,有三萬一左右。”借條的數目對安紅簡直是刻骨銘心的。

“我去幫你把錢還了!”魏龍海不能再忍受好友的女友被劉峰蹂躏的事再發生。

“你能幫我還錢?!我……”安紅猶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

范松看著門可羅雀的茶館,只有幾個老頭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心中著急得不得了,走到了一直坐在門前東張西望的劉峰說道:“怎麽辦?連星期天都沒人來!”

……

“你,你又在看那個美女?”范松見劉峰一點反應也沒有,以為劉峰昨天的氣還沒消,便靠近劉峰,討好的問道。

“看逑的美女,想點東西!”劉峰沒好氣地回答,他媽的,今天按計劃好不容易把羅玉瓊支到她娘家,誰知安紅這小婊子還不來。

“想到辦法沒有,我們再不行動就只有喝西北風了。”范松會錯了意,小聲的問道。他哪里想的到劉峰想的是安紅。

“還沒想好,你回家陪陪大姐好不好,反正今天生意也沒有,干脆讓我靜一靜,好好定奪!”劉峰想干脆把范松支回家好了,不要破壞自己的好事。

“這……那我回家,你搞快點,早點把那個小崽兒收拾了。”范松昨晚沒睡好,見沒什麽生意,心想干脆回家補磕睡。

“知道了。”劉峰轉身向茶館后面的自己家的院子走去。

三年前劉峰的父母出車禍死了,事后得到幾萬的賠款,他姐姐劉蘭怕劉峰拿到錢后,三天兩天就把錢吃喝玩樂掉,便用這錢將靠街一面的老屋拆了,給他修了這棟兩層的小樓,去年劉峰跟羅玉瓊結婚時,用二樓作為新房,后來見茶館生意還可以,羅玉瓊便讓他把二樓也利用起來,兩人搬到里面的老屋住。

“他媽的,敢放老子鴿子,看老子怎麽收拾你。”劉峰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暗罵安紅。望著自己暗藏在衣櫃里的攝像機(他打算將他待會奸安紅的場面錄下來,以后不怕安紅不聽他的,而且還可以向朋友些炫耀),劉峰突然想,干脆先看看自己原來的錄像混混時間算了,就起身擡梯子把他藏在屋頂的一個口袋拿了下來。

去年他一個朋友不知從那里搞了台攝像機,四千元就處理給他了后(當時攝像機還很少有,更沒有什麽☆☆了),劉峰偷拍了他跟幾個女人偷情的片段,那幾個女人都不知道,他為了不被發現,特地將衣櫃的玻璃打爛,把衣服堆在上面,不留意看,根本不會注意到。

看著自己往日的杰作,劉峰越來越感到欲火如焚,而安紅遲遲不到,便索性上街去找小姐去了,連錄音帶也沒收,他想反正羅玉瓊不到晚上是不會回家的。

************

魏龍海回家拿了存折,打算取了錢跟安紅去找劉峰談判。當他經過紅峰茶館時,看見劉峰急沖沖的把僅有的幾個客人打發了就關上門走了,魏龍海便停了下來慢慢地跟在劉峰后面,心想劉峰有什麽事?

當劉峰走進洗頭房,魏龍海暗自一笑,這小子看來是見安紅久久不到,只好到那里洩火去了。轉念一想,自己何不趁機到他家去,說不一定能找到安紅的欠條,那就又省錢又省事了。

魏龍海來到劉峰家后面的院子外,見左右沒人,輕輕松松就翻到劉峰家里,他很快就在幾間屋中找到了劉峰的臥室,可惜門是鎖了的。魏龍海見這房年久失修了,門比較松,魏龍海就把自己身上帶的身份證拿出來,試著從暗鎖對著的門縫插了進去,居然打開了,讓魏龍海一陣狂喜,看來今天運氣不錯。

魏龍海進到屋里,便在他認為可能會放借條的地方開始翻找著,沒想到很快在電視櫃里的一個小提包的夾層里找到了一疊借條,一翻,是安紅和其他大概還有兩三個人一共有三十多張借條,魏龍海見里面還有四盤錄像帶,心想這錄像帶應該對劉峰很重要,要不然怎麽會同借條放在一起呢?

但是魏龍海對劉峰把這些重要的東西,就隨隨便便放在這麽不隱蔽的地方很是不解。心想趕緊走,要是劉鋒設的圈套就麻煩了,魏龍海把所有的借條揣在身上,錄像帶用桌上的報紙包上就趕緊出門翻牆回到家里。

回到家里,魏龍海把借條清理了一下,共有三十一張,除了安紅的最多,其余還有葛娜、劉亞芹和董蘊等三人的借條,借條的時間比安紅的還早些,這三人魏龍海只認識一個,就是劉亞芹,城關派出所關戶籍的,一個小巧玲珑的少婦。

不過從名字和簽名上看,另兩個也應該是女的,聯系安紅的遭遇,魏龍海不由想到,這三個女性多半應該被劉峰玩弄了。沒想到劉峰這小子膽子不小,連女警也不放過。

魏龍海把落地鍾的后蓋拆開,將那三人的借條放了進去,這個鍾魏運生生前很喜歡,所以魏龍海就一直把它保留了下來,連李慧她們都知道這鍾對魏龍海的意義,在打掃衛生時都很小心,不去動它。魏龍海把鍾安好后就把錄像帶和安紅的借條鎖在自己的桌里,關上門出去了,他要去借個錄像機,看看這錄像帶里究竟是什麽?

************

當魏龍海看完幾盤錄像帶后,完全為之深深吸引,倒不是劉峰有什麽特別,他玩弄女人的花樣並不是很多,也不持久,吸引魏龍海的是里面的幾個女主角,肥環燕瘦,各有千秋,有一個是劉亞芹,其余的有一個很面熟,只是一時想不起來是誰,其余三個就不認識了,在這三人中有一個女人美的驚人,讓魏龍海驚為天人。

“是誰呢?自己怎麽就沒見過,沒想到縣里還有這樣的美女,羅玉玲兩姊妹就很美了,可跟她一比還是差了一些,自己要是能知道她是誰,一定要想辦法一近香澤”

魏龍海反復放著劉峰跟這個女人性愛的那一段,不由將手伸進了褲子里……

“叮玲……叮玲……”三樓防盜門的門鈴不停地叫個不停,剛才魏龍海上樓后就把上三樓的門關上了。

“他媽的,會是誰呢?”魏龍海把錄像帶收好,整理了一下零亂的衣服,見門鈴聲仍然沒停,只好去開門。

(七)

“你小子在干什麽大白天的把門關起,是不是藏的有女的我去看看!”魏龍海剛打開門,張磊就沖上三樓在他身后站著憐弱的安紅。

“安紅你進來啊,你不是說找小海有事嗎?”見安紅臉紅紅的還站在樓下綩綠綜綺,輓輍輑辣張磊大聲叫到,這家夥見到安紅就比較興奮。

魏龍海將兩人帶到屋里(準確說應該是一人因為張磊已經沖進屋里象狼狗一樣東翻翻西嗅嗅),安紅坐在沙發上,無助而期盼地望著魏龍海,她剛才在家里等魏龍海,而魏龍海又遲遲不回,“難道他反悔了,不願意拿出錢來,的確,三、四萬對大家來說也不是一個小數目……還是又發生了什麽事?”安紅越想越不安,也不管萬一碰到劉峰了怎麽辦,直接上魏龍海家來了。

誰知在半路上遇見了張磊,張磊禮節性地問她要去哪里,安紅想也沒想地回答說去找魏龍海,張磊就很熱心地跟她一同來了,不過幸好是有張磊,不然安紅在按了幾下門鈴后,見沒人開門肯定會離開的,光上上下下的賭客們的目光就讓她受不了,她覺得全縣的人都知道她的事了。

“你龜兒的在找啥子?”見張磊不停地在三樓個間房間里亂竄,魏龍海不由覺得好笑。

“你是不是把女人藏在張孃的屋里了?”張磊回到魏龍海的屋里,故作淫笑的說道。

“安紅在這里,你開玩笑要注意哈!”魏龍海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

“嘿嘿……”張磊摸摸頭,也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你先下去看看茶樓,我跟安紅有事要談!”見到安紅如同迷路的小孩般的表情,魏龍海只想早點把好消息告訴她。

“什麽事,還要……”張磊很是不解,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魏龍海和安紅,安紅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她覺得自己就象沒穿衣服。

“那,你去把三樓的門關了。”魏龍海見張磊眼神就知道,張磊以為他和安紅……為了不讓張磊誤會,魏龍海也只有讓張磊在場了。

“安紅不小心上了劉峰的當,欠下了他的高利貸……現在劉峰說要麽還錢,要麽要到農行去鬧,讓安紅不的安寧。”魏龍海把安紅的事告訴了張磊,只是沒說安紅已經被劉峰逼奸了的事。

安紅感激地望著魏龍海,她剛才是又羞又氣,無地自容,要是讓張磊也知道她被劉峰奸淫過,她真的不知道怎麽辦?

“他媽的,這小子太可惡了,老子這就去找他算帳,小海,你能忍殺父……反正我今天不讓他脫層皮,老子就不混了。”魏龍海的眼神讓張磊把說了一半的話收了回去,好在安紅也沒注意到。

“你坐到,一天就知道喊打喊殺。”魏龍海胸有成竹的說道。

“那你說怎麽辦?小海,你現在是膽子越來越小了。”張磊很是郁悶的坐了下來,他有點搞不懂魏龍海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麽藥,什麽事都要從長計議。

“安紅,你看看,是不是這些?”魏龍海從抽屜里拿出了一疊單子。

“是……就是,你怎麽拿到的,你花了多少錢……我將來一定還里。”安紅望著手上的借條喜極而泣,要不是張磊在旁邊,她肯定要給魏龍海一個擁抱了。

“一分錢都沒給劉峰,我找了個人,去悄悄的……偷的。你們誰都不能說出去,劉峰現在沒準都要發瘋了。”劉峰發現自己的錄像帶和脅迫別人就淫的借條全沒了,當時他的表情和之后的憤怒,想到這里,魏龍海開心地笑了。

“不會說出去。”張磊和安紅也開心地笑著,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

劉峰回到家里,見手提包里什麽也沒有,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自己的屋里到處亂翻,他明明記的自己是把錄像帶和借條是放在手提包里的,可現在手提包里空空的,難到自己記錯了,他抱著一絲僥幸的心理在家里到處尋找,最后無奈地坐在床上。

“門是好好的,而且家里其他什麽東西也沒丟啊,不像進了小偷,難到是羅玉瓊中間回過家?”劉峰只有往好的地方想了,“但要不是呢?……”劉峰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

“都怪自己,要是當時跟姐姐性愛時不錄像就好了,還有不應該把那盤錄像帶和其他的錄像帶放在一起……”劉峰不停的埋怨自己,要是讓姐姐知道了,自己怎麽交差。

原來在那些錄像帶里,有一個女人是劉峰的親姐姐劉蘭,就是把魏龍海迷住的那個女人。要說這劉蘭和劉峰的事,那還的從兩年前,就是楊剛把劉峰打了的那件事說起。

劉峰剛放下點心,又開始思淫欲了,只是那幾個美女自己沒了借條,現在恐怕都不會再跟自己上床了,都怪自己當時想到還有借條,沒給她們看錄像帶,除了趙蝶是看過錄像帶的,看來只有先拿趙蝶洩欲了。

很快,寒假到了,楊剛和劉流放假回來了,回到家的當天晚上,魏龍海便請了他們。

“剛子,你怎麽回事,讀了半年大學就變的那麽深沈了啊,話都不說!我們兄弟喝一杯!”今天楊剛一直不太說話,好象有什麽心事,魏龍海舉起杯子說到。

“我……,誰說的?喝就喝。”楊剛馬上舉杯說到。

“人家想女朋友了!早知道我們應該把安紅喊起的。”張磊馬上開起了玩笑。

“別提她了,咱們哥幾個今天不醉不歸!”楊剛一口把酒喝了,下定決心一般說到。

“你跟她?”魏龍海見楊剛一聽到安紅的名字好象表情有些不對,心中頓時一跳,難道他知道了?

“我……唉!……”楊剛欲言又止。

“有話就說,有什麽事?你唉個逑啊!”魏龍海和張磊一聽,就知道楊剛有事,張磊忍不住問道。

“剛子他們班有個女生喜歡他,而且他對人家也有感覺,他現在很矛盾。”劉流見楊剛不說話,便開口說到,他上的警專跟楊剛的師專是兩隔壁,兩人經常在一起,所以知道楊剛的事。

“這,我對這方面沒經驗,小海,你說。”張磊對安紅的印象不錯,但這邊又是兄弟,只好不表態。

“我……,剛子,你打算怎麽辦?不管你怎麽決定,我都支持你!”魏龍海聽說楊剛回來后,心中就一直再想要不要告訴他安紅的事,現在好了,問題解決了。

楊剛只對哥們講感情,對女朋友歷來是只有獸性沒人性的,特別的喜新厭舊,從初三開始都換了好幾個女朋友了,所以魏龍海肯定相信楊剛會選擇跟安紅分手的。

“那你幫我給她說,她對你的印象好的不的了!幫幫哥哥,小海,我敬你一杯”楊剛舉杯對魏龍海說。

安紅在給楊剛的信里說了魏龍海替她處理了欠條的事,要楊剛好好謝謝他。所以楊剛自己不好給安紅開口,就打魏龍海的主意。

“你給我趴哦,我才不給你擦屁股,自己去搞定!”魏龍海拒絕了。

“還兄弟呢!我說就我說,只是這段時間大家都不準給安紅提這件事。”其實楊剛早就有主意了,只是不知道張磊和魏龍海對他把安紅甩了會不會有什麽看法,現在見他兩人沒什麽,心就安了。

很快,寒假就完了,楊剛和劉流也該返校了,魏龍海這段時間除了到鄉下過年的幾天,天天都跟張磊他們吃喝玩樂,一點空也沒有。

魏龍海一個人坐在屋里,看著錄像帶,今年寒假為了方便幾兄弟看黃帶,他特意買了錄像機。

“啊……,啊……”望著電視里劉蘭在劉峰全力抽插下,淫聲不停,魏龍海手又習慣的伸進了褲子里,他對這一段幾乎是爛熟于心了,可是每次再看時還是那麽沖動,特別是寒假期間,根本沒有時間和機會跟羅玉玲和李慧巫山云雨一番,現在特別的沖動。

“他媽的,你馬上就該在我身下叫了。”魏龍海望著屏幕上讓他著迷、更勝于羅玉玲和李慧的劉蘭性感身體,恨恨的說到。

由于擔心讓劉峰察覺錄像帶在自己手上,魏龍海遲遲沒動手。現在欲火如焚的魏龍海不管什麽了,將來有可能是對劉峰致命一擊的武器提前使用了,盡管現在用可能是對劉峰沒什麽作用。

“哇,好漂亮啊!在哪里買的?”劉蘭望著身著華衣走進辦公室的李慧不由得驚叫道。

“就在步行街的俪人那里買的。”李慧一邊說一邊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多少錢?我怎麽前幾天去就沒看見呢?”劉蘭急切的問到,她原想李慧大概是在街邊什麽小店買的,沒想到還是縣里賣高檔貨的俪人那里買的。

“前天才到的新貨,我昨天買的,當時一沖動就買了,現在一想還真后悔,這個月只有喝西北風了。”李慧心事重重的回答。

昨天晚上魏龍海跟她翻云覆雨之后,讓她今天到衛生局去把衛生許可證換了,原來的那個到期了,李慧只好來找劉蘭幫忙,有個熟人要好辦事一些,只是她不知怎麽開口好一些,雖然她跟劉蘭很好,但她基本上是沒求過劉蘭什麽事,這次是魏龍海讓她辦的第一件事,她覺得自己怎麽也要辦好,她現在對魏龍海有種連跟同趙成志談戀愛時都沒有的感覺,她把魏龍海視為自己的依靠,只要能讓他高興,她什麽事都能去做。

李慧擔心的就是劉蘭會不會答應呢?見劉蘭對她的衣服贊不絕口,怕引起劉蘭的嫉妒,只好哭窮,其實這件衣服是魏龍海給的錢。

“真好看,有什麽好后悔的。”劉蘭連忙安慰到,心中暗想,你的經濟條件這麽差,還敢買這些衣服,真是不想過日子了,看你這個月怎麽過。

“你有什麽事?”劉蘭見李慧坐在那里什麽也不說,便關切的問到,不會是找自己借錢吧?自己這幾天也沒錢,可又不能在李慧面前露窮。

“真不知道怎麽說?”李慧為難的說到。

“咱們什麽關系,你有什麽不好說的”劉蘭一邊說,一邊想她要是找我借錢,我怎麽絕拒她呢?

“是這樣的,我們茶館的衛生許可證到期了,老板讓我來換證的,我想請你陪我去辦一下。”

“哦,這……我?”劉蘭見不是借錢,頓時松了一口氣,可一聽要幫魏龍海,她還是有些不願意。

“求求你了,好嗎?”李慧趕緊加快攻勢。

“這,好吧,不過說清楚,我是幫你的忙。”劉蘭只好答應。

“知道了,謝謝你,我的好妹妹。”李慧高興的說到。

本來換證就是很簡單和正常的,又有熟人引見,很快,李慧就把事辦好了。想到魏龍海說的可以請衛生局的吃飯,李慧便讓劉蘭幫忙聯系一下,就今天下午六點,在康興酒樓,劉蘭爽快的答應了。

劉蘭想反正也不花自己的錢,還能做個順水人情,李曉陽又到市上出差去了,自己回家一個人弄飯也麻煩。

李慧興沖沖的回到茶館,把事情給魏龍海說了,魏龍海心中暗喜,計劃進行的挺順利的,他知道讓李慧去換證,她就一定會去找劉蘭幫忙,這樣一來便有理由請劉蘭吃飯,也就有跟劉蘭自然的見面了。

魏龍海一想到今天沒準能完成自己這段時間朝思暮想的事情—–將劉蘭壓在身下盡情玩弄,心中沖動便難以壓抑,可惜羅玉玲昨天下午才來過,今天是不會再來了,他們現在為了避免被旁人發現基本上是每周見一次面。

魏龍海終于熬到下午五點過,便迫不及待的趕到康興酒樓預先定好的包間,很快,李慧也趕到了。

“慧姐,你到下面等等客人。”看著特地打扮的光艷照人李慧,魏龍海難得的沒有動手動腳,也難怪,他今天的心思全在另一個更加艷麗性感的女人身上。

……

隨著包間房門打開,衛生局幫忙辦證的兩個人走了進來,魏龍海趕緊起身迎接:“張阿姨,武大姐,請坐。這次真是感謝你們了。”

說來這兩個人其實魏龍海也認識,張容和武麗,以前魏運生在世時沒少請她們,所以魏龍海剛開茶館時,這兩人也挺關照他的,一點麻煩都沒找就給他辦了證。

在她們的后面劉蘭和李慧說笑著也跟了進來,魏龍海雙眼一亮,心中暗歎:真是天生尤物,比錄像帶里更迷人,更鉤魂,自己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品嘗一下她的味道。其實當時魏龍海也沒想到就在幾個小時后他就如願以償的把劉蘭痛痛快快的奸淫了一晚。

不過還好,魏龍海還沒失態,招呼大家坐下后,主客稍做寒喧便讓服務員上菜了。席間,魏龍海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幽默能力,把幾個女士逗的是喜笑顏開,加上李慧這個潤滑劑,氣氛是出乎意料的好,大家說說笑笑的很是融洽,很是盡興。

而李慧在魏龍海的示意下,把自己原來在廠辦工作時勸酒的工夫拿了出來,很快,在她和魏龍海的輪番攻勢下,除了不喝酒的張阿姨之外,三個女人都喝的臉上紅彤彤的,特別是武麗,看樣子是快醉了。

……

飯后,魏龍海邀請大家到歌城去唱歌,而張容和武麗因為家里還有孩子就想回家了,在魏龍海稍做挽留之后,兩人依然要回家,魏龍海便讓她們去了。

而劉蘭在魏龍海,特別是李慧的執意邀請下便同意了,一是李曉陽出差了,她回家也是孤單一人,還不如出去玩一會,前幾天看上的衣服讓李曉陽掏錢,李曉陽說沒錢,劉蘭發了一通脾氣,這幾天心情一直都不太好,唱唱歌散散心也好,二是她現在對魏龍海已經沒什麽壞印象了,反而覺得魏龍海這人還可以,人長的陽光帥氣,為人還挺風趣幽默的,不想劉峰說的那樣討厭,在一起玩玩應該是件愉快的事,她根本想不到魏龍海對她並沒安好心。

三人到了縣郊新開的“月光歌城”開了一個小包間坐了下來,魏龍海又叫了一件啤酒,他今天是打算讓劉蘭喝高興了再說。

在李慧和魏龍海的頻繁出擊下,茶幾下面很快就有七八個空酒瓶了,不光劉蘭,就連李慧都是醉意朦胧了。

“劉姐,我敬你一杯”魏龍海把酒端到劉蘭面前。

“李慧……,李慧呢?”劉蘭明顯已經喝醉了,連剛才李慧跟她告別都記不得了,她把酒喝了,踉踉跄跄想站起來,還沒站起有倒在了沙發上,醉眼朦朦的問到。

望著嫌熱把大衣脫了的劉蘭,興奮的臉龐上紅紅的嘴唇、靡離的眼神是無比的誘人,緊身黑毛衣下隨著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顫動的豐乳,而圓潤的臀部緊身短裙的包裹下,曲線一覽無余,在昏暗的燈光下,勻稱而性感的大腿外的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高筒靴泛著致命的光澤,讓魏龍海感到自己的沖動是那麽的強烈而難以控制,特別是得知李曉陽出差了,魏龍海就知道今天真是天賜良機,一點要把握住這個難得的機會。

“李姐回茶館了,劉姐你要找她?”魏龍海反問到。

“她……,她真不夠意思,我今天……還沒跟她喝幾杯,她就……跑了。”劉蘭有些失態的比劃著,剛才看見李慧去結帳時,小錢包應該有好幾千,心里越發的不舒服,沒想到連李慧都比自己錢多,她當時已經有些喝多了,根本沒想李慧身上為什麽會有這麽多錢。

“要不我們找她去……”魏龍海壓抑著自己內心的興奮說到。

“好……好啊,找她,咱們……再喝。”劉蘭今天是安心想喝醉,一醉解千愁,只是她過一會酒是喝不成了,等著喝魏龍海的精液吧!

魏龍海一路上不管是打的還是到茶館上樓,都非常的小心謹慎,還好沒碰到什麽人,而劉蘭已經醉的人事不醒了,當魏龍海把劉蘭悄悄的連擁帶抱的弄到自己的房間,反鎖好門將劉蘭的大衣脫了,就把她抱到床上放好之后便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欲火了,他覺得今天已經忍了太久,這下該好好發洩一番了。

魏龍海輕輕地將劉蘭的毛衣向上推,解開粉紅色的胸罩露出白嫩的乳房時,魏龍海不由暗歎:太完滿了,真是上天的杰作。他伏了上去,雙手終于如願以償的攀上了這美冠全城的少婦那無與倫比的雙乳,多時夙願今天終于得到了滿足,魏龍海真想肆意揉捏一番,但又怕將睡美人驚醒,他想干脆先把劉蘭奸了,何愁以后這對美乳不是自己的玩具。

魏龍海對雙乳稍做玩弄后,便小心翼翼把劉蘭短裙翻上去,將她粉紅內褲脫掉,而劉蘭在昏睡中只是發出一聲嚅哩,根本不知道魏龍海已經做好了向她進攻的準備,對一個美麗而不設防的少婦狂風暴雨般的奸淫馬上就要開始了。

魏龍海將自己的褲子一脫,早已經堅硬如鐵的像鋼槍一般彈了出來,它對自己的對手,劉蘭的美屄是渴望以久,今天終于能到手了。

魏龍海將劉蘭的雙腿向外一分,手扶著便插進她的陰道,感到很緊和干澀,已經占有劉蘭美體的魏龍海這時冷靜了一些,他要舒舒服服的享用這頓美餐,慢慢的抽動,體味著每一次進入劉蘭身體的快樂,雙手將劉蘭上身抱起,將礙手的毛衣脫去后便伏了上去,盡情享受劉蘭豐滿的雙乳跟自己身體摩擦時的惬意,嘴唇無所顧忌的吻向劉蘭美玉無瑕的面龐。

劉蘭被魏龍海肆無忌憚的奸淫給弄醒了,頓時被此情此景給驚呆了,酒也醒了大半,自己怎麽會在這里?而且怎麽會讓魏龍海給奸上了呢?

“你……,你干什麽!!!……嗯,嗯”劉蘭大聲叫到,她怎麽也不能容忍魏龍海對她的奸淫。

“你已經被我日了,你不怕出醜就大聲叫吧!”魏龍海不等劉蘭叫上兩聲就捂住了她的嘴,得意的笑著說到。

“我要告你強奸,你這個流氓!”劉蘭被捂著嘴發出的聲音是模模糊糊的。

“你告我,這是在我的床上,而且你跟弟弟的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大不了我跟他一起進牢房!!!”

“你……,你說什麽?”劉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能讓你弟弟日,我日日也沒什麽關系吧,……蘭姐,你真美,我日起來真是爽死了!”魏龍海明顯感到身下的劉蘭被他的一番話給震呆了,好象連陰道都收縮了一下,便放開了劉蘭的嘴,加快了的抽插。

“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這魔鬼了!”劉蘭小聲的說到,頭偏向旁邊,淚水不知不覺中從她的眼角流出,她頓時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劉蘭最害怕的事終于在她怎麽也想不到的情況下出現了,她的思緒頓時停頓了,猶如旋渦中的一葉浮葉,無力抗爭,只有任人擺布了。

“不要這樣嘛,我是魔鬼,你身上有關魔鬼的地獄啊,你看,我的魔鬼又進你的地獄了……”魏龍海突然想起了[十日談]里面的故事,一邊抽插,一邊調笑著劉蘭。

盡管劉蘭很不願意,像死人一般一動不動,可是連她自己都沒想到酒后的身體比以往更容易興奮,很快陰道里就有了淫液,快感如同海浪一波又一波的湧來,劉蘭只好努力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呻吟。

“你既然都失身了,何不享受一下呢?……蘭姐,你的陰道真的很舒服,我日起也很舒服,……你干嗎不放開自己呢!你明明被我日的很舒服啊!”魏龍海已經不是什麽都不懂的小毛孩了,他知道劉蘭現在是在強忍,于是便不斷的進行言語調逗,同時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倒要看看劉蘭究竟能忍到什麽時候。

……

劉蘭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一聲聲攝人心魄的呻吟聲從她迷人的紅唇中發出,伴隨著肉體啪啪的撞擊聲、男人急促的呼吸聲和得意的語言,讓屋里的淫糜之聲不絕于耳。

這時候魏龍海已經換了一個插入的姿勢,他將劉蘭的雙腿放在自己的肩上,”老漢推車”能讓他更加深入劉蘭的身體,而劉蘭的高跟高筒靴和光滑的絲襪讓他更加的瘋狂,高頻率和快速的抽插是劉蘭從未體會過的,劉蘭不禁被魏龍海年輕而健壯的身體所折服。

……

“不行,啊……,不行,你不能射在里面,快拔出來,你這魔鬼。”劉蘭感到魏龍海好像要射精了,雙手使勁的想推開他。

“不,蘭姐,我既然日了你,怎能不讓我的子孫進去呢!我要射滿你的小騷屄!!!”魏龍海把劉蘭雙手向兩邊分開按緊,緊緊抵住劉蘭的陰道,在龜頭的顫抖下,一股股精液射向劉蘭的子宮。

“啊……,啊……”劉蘭被精液一淋,忘情的呻吟著,全然忘了她剛才的反抗,她至少是身體被魏龍海征服了。

沈侵于歡愉中劉蘭突然很快的翻身下床,蹲在地上努力的想把魏龍海的精液排出體外,她現在越來越清醒了(酒基本上快醒了),同時也越來越迷惘,自己是怎麽了?怎麽會在魏龍海的奸淫甚至可以說是強奸下得到高潮?自己是個不可救藥的淫婦?他怎麽會知道弟弟跟自己亂倫的事?自己以后怎麽辦?

劉蘭是越想越亂,越想越悲傷,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紅顏薄命”,情不自禁的轉身伏在床沿小聲的哭泣起來。

魏龍海還沈侵于身體得以放縱后的輕松和終于得到劉蘭身體的心理滿足之中,突然聽到劉蘭的哭泣聲,他想了想,算了,等她哭吧,反正自己感興趣的是她的肉體,並非她的感情,何況她還是劉峰的姐姐,在劉峰燒父親的酒樓這件事當中,雖然她沒直接動手,但她至少起了個軍師的作用,因為要不是她的“父親仗著有個酒樓才財大氣粗,才這麽狂,讓劉峰想辦法到父親的酒樓搗點亂,出口氣”的這個主意,劉峰也不會去燒父親的酒樓的,想到這里,魏龍海有了一種報復的快感,心中又有了折磨劉蘭的另一個主意。

魏龍海想定之后也翻身下了床,看也不看劉蘭一眼,徑直向外面的辦公室走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5sc.com